在线学习推出免费网课值得鼓励,但若借机推广网游,则是坏了良心

[摘要]小孩子迷恋手机,小孩子爱玩游戏,这是地地球人都知道的事,因此,家长都把游戏“载体”——手机视为洪水猛兽,束之高搁,让小孩子摸不着。

一些在线教育网站,明明前台运行着网课,后台却运行着网游。随着网课的增多,而导致这一种网游的这一种投诉纠纷这种增多的情况是非常明显的;还有一些网络平台利用免费提供的上网课渠道,向未成年人推广网络游戏(6月8日央视新闻)……

网课教学以来,熊孩子为游戏充值“天额”案例不断见诸媒体。比如:

5月6日晚,葫芦岛市某中学的初三学生刘某从家中阳台坠楼身亡。据报道,刘歌曾绑定母亲的账户在一款游戏中消费共计61678元。家人发现账户余额异常后,因刘歌一开始没有承认,以为是被盗刷就报了警,不久后刘歌留下一条短信给母亲跳楼自杀(6月9日中国妇女报)

柳州一名13岁男孩以“传作业”为名借走母亲手机,刷走了家人做手术的救命钱(4月27日柳州晚报)……

江苏11岁男孩让自己的奶奶刷脸获取验证码,打赏主播花掉了家里40万房款(4月16日央视网)……

今年1月,山东济南一名12岁男孩用胶带复制家长指纹后在游戏里充值30万(6月10燃财经)……

小孩子迷恋手机,小孩子爱玩游戏,这是地地球人都知道的事,因此,家长都把游戏“载体”——手机视为洪水猛兽,束之高搁,让小孩子摸不着。

可是,今年疫情突发,开学延迟,网课却不得不让家长们向手机和孩子投降,孩子不仅拿到了手机,而且玩起来可以堂而皇之,但手机里不仅有网课,也有游戏,不让自制能力较差,禁不住游戏诱惑的孩子便沉溺其中,为了获取高级的玩法,便想法设法为其充值。

据4月13日江苏广电总台·融媒体新闻中心报道,2020年第一季度,仅在江苏一省,全省消保委系统就受理未成年人网游类投诉425件,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460%……

在当今这个信息化时代,作为“数字化原居民”的青少年,使用手机、平板,玩玩游戏其实和上世纪六七十代的孩子玩捉迷藏,打沙包一样,是一件很寻常的事,只是电子游戏是一种商业化的运营,由于他们年龄小,生活和阅历和经验不足,对虚拟和现实的认识尚处于模糊阶段,自我约束力和自控力尚不能驾驭其强烈的好奇心和争胜心强,因而往往经不住游戏的诱惑,用真实的货币毫无节制的购买虚拟的游乐快感……

事实求是地讲,爱玩是孩子的天性,与人交往、交流、对话是每一个正常人生存、生活的最基本需求。可是,反观当下,孩子的全部的生活都被所谓的学习所占据,每天起得比鸡早,睡得比狗晚,除了吃饭和睡觉,整天被按在书本里,泡在题海里,手指磨起了茧,书包压弯了腰,原来亮晶晶的双眼被戴上了厚厚的“眼罩”;为了成绩,学校里几乎取消了所有与“学习”无关的活动,甚至于有的学校连课间都要求坐在教室里不能动,上厕所要请假,在厕所的时间都给了限定;回到家里,家长虽然照顾得无微不至,但除了吃饭睡觉穿衣,除了督促检查作业,除了询问学习、考试之外,几乎再没有了任何的交流,双休节假又被塞进各种各样的补习班、兴趣班里……如此情况下,孩子就成了孤家寡人,有事诉说只能找手机——聊天;有不满情绪发泄只能找手机——刷微信;要想彰显示自己能力只能找手机——打游戏;要想欣赏精彩世界、获取外面信息当然也只能找手机——浏览……

我以为,预防青少年沉溺网游,“堵”不是良策,“疏”才是根本。尽量不让他们“触游”、限制他们的游戏时间、让游戏设计商设立年龄等级,禁止未成年人无上限充值等方法都很有必要,但最根本的,是当转变教育理念,不要把文化课知识学习当成孩子成长的全部,让他们从书本中走出来,走入现实,走入社会,让丰富的五彩生活的乐趣驱走手游虚拟的快感,让他们在现实生活中认清“真实货币”的来之不易,对个人、家庭生活的重要作用,在社会中的价值,从而珍惜之。

而对于网络公司来说,中小学生现在虽已复学,但网课这个未来市场仍是块巨大的“肥肉”,推广免费网课值得鼓励,但若是借机推广网游,则是良心大大的坏了……

免责声明:该内容源自网络或其他媒体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和立场。